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午后的阳光留住脚步 品一杯热茶

 
 
 

日志

 
 

时代气息  

2011-08-30 20:06:29|  分类: 中国书画论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件真正的艺术品,比如说一幅中国画,从创作过程到完成及展示,从欣赏到珍藏,它从属于文而化之的文化活动,是人文社会的组成部分,在审美活动中潜移默化地起到协调、风化、整合心灵和融入社会和谐生活的作用!

  然而人类的审美需求是多元的,传统中国画的创作自然而然产生了社会分工,除了一部分弥足珍贵的可资研究整理和怀旧寄托的仿古、摹拟、修补、复制作品外,中国画创作的旨趣应该立足于二十一世纪的时代精神和现当代社会的审美需求。下述二点:

  创作“当代中国画”的要旨是时代气息

  什么叫“当代”(包括“现代”)?它是相对历代,相对以往和过去的时期,它具有当前、当世、当今的“划时代”的意义。时代可以泛指历史长河中每一个时间段,包括现当代。当代中国画的特点不能简单理解为当代人所画,而是与时俱进的当代画!其要旨是“时代气息”。

  清初石涛就有经典之说:“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意气所转,意者时代精神所寄,气者时代气息所涵。试举文学为例,不同的时代背景产生了不同的形式体裁和风格特征。譬如,从先民的诗经,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笔记和小说、近现代报告文学、政论、曲艺、民歌……就近百年的五四新文化、抗战新文艺、新中国土改、资本家改造、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片断,我们都可以感受各种文艺作品强烈的时代气息,这就是构成‘当代中国画’的要旨!

  时代有特征,气息在形外

  时代气息可以一分为二、合二为一来谈,或者说一个问题的二个方面。时代有特征,比如当代的人和事,道具和背景,是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形和质,作为绘画和造型不能单纯追求时代物象之似,而是必需求真!荆浩《笔法记》有道:“度物象而取其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俱胜。”

  这里涉及到一个“气”字,“气”是中华文化的第一要素。《笔法记》提出“六要”,居首的即是“气”:“气者,心随笔运,取象不惑。”作者创作之前必然有一个凝神注思、气取而随笔生发的过程,作者留在画面的图象之外就是“元气”,是“风神气质”,是难以言状的气息,是生命的吞吐生发,是形而上之道!宋理学家程颢所谓“道通天地有形外”,有形之外“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循之不得其身”,无形而有形生矣。按先秦道家说法,“无形者一之谓也”,这个“一”即是“道”、“元气”、“一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规律,孔子晚年深有体会地说:“吾道一以贯之。”所以作品无论一气呵成或万法归一,均是作者在创作中倾注了自己的气,这个气是贯通一切的气,是和万物息息相通的气,能相互感应之气,是作者对所处的时间和空间的感受所留下的气息。

  比如当代生活最大的特征是改革开放,奔小康,高速公路,私家车普及,信息技术,旅游热,投资热……追求时尚以及强烈的创新求变意识,一切处于超强的动态中!

  而万物有动必有感,有感必有应,有感而发,气的感应功能决定了绘画评议的‘移情作用’,通过作者和读者各自感应的交流情感互动,达到心灵的调节和整合。而感应的前提是画面反射和透泄给读者的综合信息,质言之即“气息”。

  当然,时代气息不是单靠当代的事与物,内容情节,贴标签式的加时尚道具或说明文字式的题记,而能感染和震撼读者的只能是画面流露的能体现当代生活特征的时代气息,它也是作者留在作品里的生命的信息。前面已经提及:气是一个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嗅不觉的抽象事物,主要靠观者的读解力,在品赏中产生共鸣——画面信息的传递与读者的感悟形成交互的作用,从而完成艺术的审美过程,达到作品的完善。

  参观或品鉴当代作品,观众必然带着当代人的兴味和意趣产生感想发表评论,叫好或否定,注目或忽视均为彼此的时代气息交流所致。至于看古旧佳作,每当开卷展轴,常有清气感人,冷冷扑面,沁人心脾,彻入肌肤。无论品鉴哪家哪派的笔墨,画面的气息都可以自然把你带到作者所处的时代特征:或清淡古雅的追求,或世外桃源的向往,或消极遁世的情致,或拘泥于古人的笔墨……但这不能代表当代,而代表“那个时代”。当代中国画同样可以追求清冷之气、隐逸之趣,它同样可以流露当代的气息,而并不需要彻底的脱离人间烟火,它仅仅是在摆脱城市的喧嚣、烦恼和快节奏的压力,获得心态的平衡和调整,抑称短暂的喘息而已。毕竟,现代生活离不开高科技,电脑的普及,快捷的交通,环保意识以及完全进入信息时代,手机、网络无所不及,当今人们赖于这千变万化的当代因素,有意无意的、有形无形的反映在艺术作品中。但是,表现时代易,传递气息难,如果作品的时代气息产生了艺术感染力,能融入当代生活,代表了正当代的审美取向,发挥了社会功能而得到社会首肯,那么毫无疑问,它就是名副其实的当代中国画!

  “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国画

  中国画不一定是当代中国画,但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画国!这两个名称之间有似是而非的不确定因素。当代中国画它涵盖了水墨画和现代水墨,然而现代水墨画不一定代表当代中国画,因为它有意无意地把民族文化的精髓“水墨画”迎合了西方艺术的概念,在走向世界和国际接轨的模糊口号下变成了流行和时尚,一些浅薄的新主义、新概念,边缘的、另类的、逆反的、荒诞怪异、诡秘变态、调侃、戏谑、丑化……只要“不寻常”就是现代,于是乎现代水墨画取代了中国画,“墨画”代表了传统的讲究有笔有墨的水墨画。需要知水墨画肇始于唐代,以王维、王洽为代表,源流有自,一开始就包含了笔和墨两个因素,唐末以荆浩为代表,明确提出了“笔”“墨”兼重的中国画要素,千百年来形成当代以黄宾虹、李可染、陆俨少等为代表的追求笔精墨妙的笔墨意识。中国画在继承发展和开拓创新的道路上一如中华大文化,有着包容、通变、化合和不断升华的特点,因此,具有时代气息的当代中国画既以其鲜明的“当代性”区别于传统的中国画,又以其丰富而优雅的“笔墨性”成为中国画传统中的最有生命力的部分。很显然,当代中国画无论怎样千变万化,作为其灵魂的时代气息是必不可少的,而“笔墨”作为记录时代气息的语言,其有效性也是永久的。万变不离其宗,正是“时代气息”和“笔墨”二者,才真正构成了东方文化的瑰宝——中国画!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 孔仲起  编辑: 童丽莉
一件真正的艺术品,比如说一幅中国画,从创作过程到完成及展示,从欣赏到珍藏,它从属于文而化之的文化活动,是人文社会的组成部分,在审美活动中潜移默化地起到协调、风化、整合心灵和融入社会和谐生活的作用!

  然而人类的审美需求是多元的,传统中国画的创作自然而然产生了社会分工,除了一部分弥足珍贵的可资研究整理和怀旧寄托的仿古、摹拟、修补、复制作品外,中国画创作的旨趣应该立足于二十一世纪的时代精神和现当代社会的审美需求。下述二点:

  创作“当代中国画”的要旨是时代气息

  什么叫“当代”(包括“现代”)?它是相对历代,相对以往和过去的时期,它具有当前、当世、当今的“划时代”的意义。时代可以泛指历史长河中每一个时间段,包括现当代。当代中国画的特点不能简单理解为当代人所画,而是与时俱进的当代画!其要旨是“时代气息”。

  清初石涛就有经典之说:“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意气所转,意者时代精神所寄,气者时代气息所涵。试举文学为例,不同的时代背景产生了不同的形式体裁和风格特征。譬如,从先民的诗经,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笔记和小说、近现代报告文学、政论、曲艺、民歌……就近百年的五四新文化、抗战新文艺、新中国土改、资本家改造、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片断,我们都可以感受各种文艺作品强烈的时代气息,这就是构成‘当代中国画’的要旨!

  时代有特征,气息在形外

  时代气息可以一分为二、合二为一来谈,或者说一个问题的二个方面。时代有特征,比如当代的人和事,道具和背景,是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形和质,作为绘画和造型不能单纯追求时代物象之似,而是必需求真!荆浩《笔法记》有道:“度物象而取其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俱胜。”

  这里涉及到一个“气”字,“气”是中华文化的第一要素。《笔法记》提出“六要”,居首的即是“气”:“气者,心随笔运,取象不惑。”作者创作之前必然有一个凝神注思、气取而随笔生发的过程,作者留在画面的图象之外就是“元气”,是“风神气质”,是难以言状的气息,是生命的吞吐生发,是形而上之道!宋理学家程颢所谓“道通天地有形外”,有形之外“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循之不得其身”,无形而有形生矣。按先秦道家说法,“无形者一之谓也”,这个“一”即是“道”、“元气”、“一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规律,孔子晚年深有体会地说:“吾道一以贯之。”所以作品无论一气呵成或万法归一,均是作者在创作中倾注了自己的气,这个气是贯通一切的气,是和万物息息相通的气,能相互感应之气,是作者对所处的时间和空间的感受所留下的气息。

  比如当代生活最大的特征是改革开放,奔小康,高速公路,私家车普及,信息技术,旅游热,投资热……追求时尚以及强烈的创新求变意识,一切处于超强的动态中!

  而万物有动必有感,有感必有应,有感而发,气的感应功能决定了绘画评议的‘移情作用’,通过作者和读者各自感应的交流情感互动,达到心灵的调节和整合。而感应的前提是画面反射和透泄给读者的综合信息,质言之即“气息”。

  当然,时代气息不是单靠当代的事与物,内容情节,贴标签式的加时尚道具或说明文字式的题记,而能感染和震撼读者的只能是画面流露的能体现当代生活特征的时代气息,它也是作者留在作品里的生命的信息。前面已经提及:气是一个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嗅不觉的抽象事物,主要靠观者的读解力,在品赏中产生共鸣——画面信息的传递与读者的感悟形成交互的作用,从而完成艺术的审美过程,达到作品的完善。

  参观或品鉴当代作品,观众必然带着当代人的兴味和意趣产生感想发表评论,叫好或否定,注目或忽视均为彼此的时代气息交流所致。至于看古旧佳作,每当开卷展轴,常有清气感人,冷冷扑面,沁人心脾,彻入肌肤。无论品鉴哪家哪派的笔墨,画面的气息都可以自然把你带到作者所处的时代特征:或清淡古雅的追求,或世外桃源的向往,或消极遁世的情致,或拘泥于古人的笔墨……但这不能代表当代,而代表“那个时代”。当代中国画同样可以追求清冷之气、隐逸之趣,它同样可以流露当代的气息,而并不需要彻底的脱离人间烟火,它仅仅是在摆脱城市的喧嚣、烦恼和快节奏的压力,获得心态的平衡和调整,抑称短暂的喘息而已。毕竟,现代生活离不开高科技,电脑的普及,快捷的交通,环保意识以及完全进入信息时代,手机、网络无所不及,当今人们赖于这千变万化的当代因素,有意无意的、有形无形的反映在艺术作品中。但是,表现时代易,传递气息难,如果作品的时代气息产生了艺术感染力,能融入当代生活,代表了正当代的审美取向,发挥了社会功能而得到社会首肯,那么毫无疑问,它就是名副其实的当代中国画!

  “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国画

  中国画不一定是当代中国画,但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画国!这两个名称之间有似是而非的不确定因素。当代中国画它涵盖了水墨画和现代水墨,然而现代水墨画不一定代表当代中国画,因为它有意无意地把民族文化的精髓“水墨画”迎合了西方艺术的概念,在走向世界和国际接轨的模糊口号下变成了流行和时尚,一些浅薄的新主义、新概念,边缘的、另类的、逆反的、荒诞怪异、诡秘变态、调侃、戏谑、丑化……只要“不寻常”就是现代,于是乎现代水墨画取代了中国画,“墨画”代表了传统的讲究有笔有墨的水墨画。需要知水墨画肇始于唐代,以王维、王洽为代表,源流有自,一开始就包含了笔和墨两个因素,唐末以荆浩为代表,明确提出了“笔”“墨”兼重的中国画要素,千百年来形成当代以黄宾虹、李可染、陆俨少等为代表的追求笔精墨妙的笔墨意识。中国画在继承发展和开拓创新的道路上一如中华大文化,有着包容、通变、化合和不断升华的特点,因此,具有时代气息的当代中国画既以其鲜明的“当代性”区别于传统的中国画,又以其丰富而优雅的“笔墨性”成为中国画传统中的最有生命力的部分。很显然,当代中国画无论怎样千变万化,作为其灵魂的时代气息是必不可少的,而“笔墨”作为记录时代气息的语言,其有效性也是永久的。万变不离其宗,正是“时代气息”和“笔墨”二者,才真正构成了东方文化的瑰宝——中国画!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 孔仲起  编辑: 童丽莉
一件真正的艺术品,比如说一幅中国画,从创作过程到完成及展示,从欣赏到珍藏,它从属于文而化之的文化活动,是人文社会的组成部分,在审美活动中潜移默化地起到协调、风化、整合心灵和融入社会和谐生活的作用!

  然而人类的审美需求是多元的,传统中国画的创作自然而然产生了社会分工,除了一部分弥足珍贵的可资研究整理和怀旧寄托的仿古、摹拟、修补、复制作品外,中国画创作的旨趣应该立足于二十一世纪的时代精神和现当代社会的审美需求。下述二点:

  创作“当代中国画”的要旨是时代气息

  什么叫“当代”(包括“现代”)?它是相对历代,相对以往和过去的时期,它具有当前、当世、当今的“划时代”的意义。时代可以泛指历史长河中每一个时间段,包括现当代。当代中国画的特点不能简单理解为当代人所画,而是与时俱进的当代画!其要旨是“时代气息”。

  清初石涛就有经典之说:“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意气所转,意者时代精神所寄,气者时代气息所涵。试举文学为例,不同的时代背景产生了不同的形式体裁和风格特征。譬如,从先民的诗经,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笔记和小说、近现代报告文学、政论、曲艺、民歌……就近百年的五四新文化、抗战新文艺、新中国土改、资本家改造、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片断,我们都可以感受各种文艺作品强烈的时代气息,这就是构成‘当代中国画’的要旨!

  时代有特征,气息在形外

  时代气息可以一分为二、合二为一来谈,或者说一个问题的二个方面。时代有特征,比如当代的人和事,道具和背景,是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形和质,作为绘画和造型不能单纯追求时代物象之似,而是必需求真!荆浩《笔法记》有道:“度物象而取其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俱胜。”

  这里涉及到一个“气”字,“气”是中华文化的第一要素。《笔法记》提出“六要”,居首的即是“气”:“气者,心随笔运,取象不惑。”作者创作之前必然有一个凝神注思、气取而随笔生发的过程,作者留在画面的图象之外就是“元气”,是“风神气质”,是难以言状的气息,是生命的吞吐生发,是形而上之道!宋理学家程颢所谓“道通天地有形外”,有形之外“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循之不得其身”,无形而有形生矣。按先秦道家说法,“无形者一之谓也”,这个“一”即是“道”、“元气”、“一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规律,孔子晚年深有体会地说:“吾道一以贯之。”所以作品无论一气呵成或万法归一,均是作者在创作中倾注了自己的气,这个气是贯通一切的气,是和万物息息相通的气,能相互感应之气,是作者对所处的时间和空间的感受所留下的气息。

  比如当代生活最大的特征是改革开放,奔小康,高速公路,私家车普及,信息技术,旅游热,投资热……追求时尚以及强烈的创新求变意识,一切处于超强的动态中!

  而万物有动必有感,有感必有应,有感而发,气的感应功能决定了绘画评议的‘移情作用’,通过作者和读者各自感应的交流情感互动,达到心灵的调节和整合。而感应的前提是画面反射和透泄给读者的综合信息,质言之即“气息”。

  当然,时代气息不是单靠当代的事与物,内容情节,贴标签式的加时尚道具或说明文字式的题记,而能感染和震撼读者的只能是画面流露的能体现当代生活特征的时代气息,它也是作者留在作品里的生命的信息。前面已经提及:气是一个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嗅不觉的抽象事物,主要靠观者的读解力,在品赏中产生共鸣——画面信息的传递与读者的感悟形成交互的作用,从而完成艺术的审美过程,达到作品的完善。

  参观或品鉴当代作品,观众必然带着当代人的兴味和意趣产生感想发表评论,叫好或否定,注目或忽视均为彼此的时代气息交流所致。至于看古旧佳作,每当开卷展轴,常有清气感人,冷冷扑面,沁人心脾,彻入肌肤。无论品鉴哪家哪派的笔墨,画面的气息都可以自然把你带到作者所处的时代特征:或清淡古雅的追求,或世外桃源的向往,或消极遁世的情致,或拘泥于古人的笔墨……但这不能代表当代,而代表“那个时代”。当代中国画同样可以追求清冷之气、隐逸之趣,它同样可以流露当代的气息,而并不需要彻底的脱离人间烟火,它仅仅是在摆脱城市的喧嚣、烦恼和快节奏的压力,获得心态的平衡和调整,抑称短暂的喘息而已。毕竟,现代生活离不开高科技,电脑的普及,快捷的交通,环保意识以及完全进入信息时代,手机、网络无所不及,当今人们赖于这千变万化的当代因素,有意无意的、有形无形的反映在艺术作品中。但是,表现时代易,传递气息难,如果作品的时代气息产生了艺术感染力,能融入当代生活,代表了正当代的审美取向,发挥了社会功能而得到社会首肯,那么毫无疑问,它就是名副其实的当代中国画!

  “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国画

  中国画不一定是当代中国画,但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画国!这两个名称之间有似是而非的不确定因素。当代中国画它涵盖了水墨画和现代水墨,然而现代水墨画不一定代表当代中国画,因为它有意无意地把民族文化的精髓“水墨画”迎合了西方艺术的概念,在走向世界和国际接轨的模糊口号下变成了流行和时尚,一些浅薄的新主义、新概念,边缘的、另类的、逆反的、荒诞怪异、诡秘变态、调侃、戏谑、丑化……只要“不寻常”就是现代,于是乎现代水墨画取代了中国画,“墨画”代表了传统的讲究有笔有墨的水墨画。需要知水墨画肇始于唐代,以王维、王洽为代表,源流有自,一开始就包含了笔和墨两个因素,唐末以荆浩为代表,明确提出了“笔”“墨”兼重的中国画要素,千百年来形成当代以黄宾虹、李可染、陆俨少等为代表的追求笔精墨妙的笔墨意识。中国画在继承发展和开拓创新的道路上一如中华大文化,有着包容、通变、化合和不断升华的特点,因此,具有时代气息的当代中国画既以其鲜明的“当代性”区别于传统的中国画,又以其丰富而优雅的“笔墨性”成为中国画传统中的最有生命力的部分。很显然,当代中国画无论怎样千变万化,作为其灵魂的时代气息是必不可少的,而“笔墨”作为记录时代气息的语言,其有效性也是永久的。万变不离其宗,正是“时代气息”和“笔墨”二者,才真正构成了东方文化的瑰宝——中国画!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 孔仲起  编辑: 童丽莉
一件真正的艺术品,比如说一幅中国画,从创作过程到完成及展示,从欣赏到珍藏,它从属于文而化之的文化活动,是人文社会的组成部分,在审美活动中潜移默化地起到协调、风化、整合心灵和融入社会和谐生活的作用!

  然而人类的审美需求是多元的,传统中国画的创作自然而然产生了社会分工,除了一部分弥足珍贵的可资研究整理和怀旧寄托的仿古、摹拟、修补、复制作品外,中国画创作的旨趣应该立足于二十一世纪的时代精神和现当代社会的审美需求。下述二点:

  创作“当代中国画”的要旨是时代气息

  什么叫“当代”(包括“现代”)?它是相对历代,相对以往和过去的时期,它具有当前、当世、当今的“划时代”的意义。时代可以泛指历史长河中每一个时间段,包括现当代。当代中国画的特点不能简单理解为当代人所画,而是与时俱进的当代画!其要旨是“时代气息”。

  清初石涛就有经典之说:“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意气所转,意者时代精神所寄,气者时代气息所涵。试举文学为例,不同的时代背景产生了不同的形式体裁和风格特征。譬如,从先民的诗经,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笔记和小说、近现代报告文学、政论、曲艺、民歌……就近百年的五四新文化、抗战新文艺、新中国土改、资本家改造、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片断,我们都可以感受各种文艺作品强烈的时代气息,这就是构成‘当代中国画’的要旨!

  时代有特征,气息在形外

  时代气息可以一分为二、合二为一来谈,或者说一个问题的二个方面。时代有特征,比如当代的人和事,道具和背景,是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形和质,作为绘画和造型不能单纯追求时代物象之似,而是必需求真!荆浩《笔法记》有道:“度物象而取其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俱胜。”

  这里涉及到一个“气”字,“气”是中华文化的第一要素。《笔法记》提出“六要”,居首的即是“气”:“气者,心随笔运,取象不惑。”作者创作之前必然有一个凝神注思、气取而随笔生发的过程,作者留在画面的图象之外就是“元气”,是“风神气质”,是难以言状的气息,是生命的吞吐生发,是形而上之道!宋理学家程颢所谓“道通天地有形外”,有形之外“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循之不得其身”,无形而有形生矣。按先秦道家说法,“无形者一之谓也”,这个“一”即是“道”、“元气”、“一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规律,孔子晚年深有体会地说:“吾道一以贯之。”所以作品无论一气呵成或万法归一,均是作者在创作中倾注了自己的气,这个气是贯通一切的气,是和万物息息相通的气,能相互感应之气,是作者对所处的时间和空间的感受所留下的气息。

  比如当代生活最大的特征是改革开放,奔小康,高速公路,私家车普及,信息技术,旅游热,投资热……追求时尚以及强烈的创新求变意识,一切处于超强的动态中!

  而万物有动必有感,有感必有应,有感而发,气的感应功能决定了绘画评议的‘移情作用’,通过作者和读者各自感应的交流情感互动,达到心灵的调节和整合。而感应的前提是画面反射和透泄给读者的综合信息,质言之即“气息”。

  当然,时代气息不是单靠当代的事与物,内容情节,贴标签式的加时尚道具或说明文字式的题记,而能感染和震撼读者的只能是画面流露的能体现当代生活特征的时代气息,它也是作者留在作品里的生命的信息。前面已经提及:气是一个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嗅不觉的抽象事物,主要靠观者的读解力,在品赏中产生共鸣——画面信息的传递与读者的感悟形成交互的作用,从而完成艺术的审美过程,达到作品的完善。

  参观或品鉴当代作品,观众必然带着当代人的兴味和意趣产生感想发表评论,叫好或否定,注目或忽视均为彼此的时代气息交流所致。至于看古旧佳作,每当开卷展轴,常有清气感人,冷冷扑面,沁人心脾,彻入肌肤。无论品鉴哪家哪派的笔墨,画面的气息都可以自然把你带到作者所处的时代特征:或清淡古雅的追求,或世外桃源的向往,或消极遁世的情致,或拘泥于古人的笔墨……但这不能代表当代,而代表“那个时代”。当代中国画同样可以追求清冷之气、隐逸之趣,它同样可以流露当代的气息,而并不需要彻底的脱离人间烟火,它仅仅是在摆脱城市的喧嚣、烦恼和快节奏的压力,获得心态的平衡和调整,抑称短暂的喘息而已。毕竟,现代生活离不开高科技,电脑的普及,快捷的交通,环保意识以及完全进入信息时代,手机、网络无所不及,当今人们赖于这千变万化的当代因素,有意无意的、有形无形的反映在艺术作品中。但是,表现时代易,传递气息难,如果作品的时代气息产生了艺术感染力,能融入当代生活,代表了正当代的审美取向,发挥了社会功能而得到社会首肯,那么毫无疑问,它就是名副其实的当代中国画!

  “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国画

  中国画不一定是当代中国画,但当代中国画必须是中画国!这两个名称之间有似是而非的不确定因素。当代中国画它涵盖了水墨画和现代水墨,然而现代水墨画不一定代表当代中国画,因为它有意无意地把民族文化的精髓“水墨画”迎合了西方艺术的概念,在走向世界和国际接轨的模糊口号下变成了流行和时尚,一些浅薄的新主义、新概念,边缘的、另类的、逆反的、荒诞怪异、诡秘变态、调侃、戏谑、丑化……只要“不寻常”就是现代,于是乎现代水墨画取代了中国画,“墨画”代表了传统的讲究有笔有墨的水墨画。需要知水墨画肇始于唐代,以王维、王洽为代表,源流有自,一开始就包含了笔和墨两个因素,唐末以荆浩为代表,明确提出了“笔”“墨”兼重的中国画要素,千百年来形成当代以黄宾虹、李可染、陆俨少等为代表的追求笔精墨妙的笔墨意识。中国画在继承发展和开拓创新的道路上一如中华大文化,有着包容、通变、化合和不断升华的特点,因此,具有时代气息的当代中国画既以其鲜明的“当代性”区别于传统的中国画,又以其丰富而优雅的“笔墨性”成为中国画传统中的最有生命力的部分。很显然,当代中国画无论怎样千变万化,作为其灵魂的时代气息是必不可少的,而“笔墨”作为记录时代气息的语言,其有效性也是永久的。万变不离其宗,正是“时代气息”和“笔墨”二者,才真正构成了东方文化的瑰宝——中国画!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 孔仲起  编辑: 童丽莉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