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午后的阳光留住脚步 品一杯热茶

 
 
 

日志

 
 

[赏析]又是桐花落   

2009-07-01 08:5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赏析]又是桐花落  - 幽幽 - 春江花月夜

 

   走进五月的乡村,走进桐花的世界!村头道旁、无人山间、河流溪侧,挺立的梧桐开满了白色的花,再浓绿的叶子也遮盖不了花的繁华,远望如团团白云停驻。

    桐花是不属于都市的,都市里也很难找寻到他的英姿,他只是属于乡村,乡村里的每个角落都可以是他扎根的沃土;桐花好像也不太属于诗人,遍数古今诗人、词人,好像都很难寻觅到多少有关描述它的诗句,最喜欢李义山的“桐花万里关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而白乐天咏桐花“何此巴峡中,桐花开十月?”,我个人认为并没把桐花吟咏得怎样,只不过是以物咏人、咏世事而已。宋周邦彦有词说:争挽桐花两鬓垂,小妆弄影照清池。周笔下的桐花,只不过是古代女子的一种发式,不知是不是也成五瓣形?我喜欢桐花,喜欢它的素面朝天,喜欢它竟能把那种素面朝天演绎得如此繁华。小时候总喜欢在桐荫下,卧锁一昼日光。喜欢听桐花“叭”地一声落在地上那种轻柔的感觉,喜欢风吹桐花花雨满袖的那种诗意,喜欢梧桐夜雨渐入眠的佳境,聆听更多的是风吹桐叶的“沙沙”声。每读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梨花院落融融月”等诗句,总觉得这些诗人们太偏心了,桐花又何尝不是?或许只是因为桐花只生于山野,高大的躯干像是个伟丈夫,不太适合诗人们的风花雪月;又或许桐花那肆无忌惮地铺天盖地的那种白,落地时那种从容,那种揪心的美,还有那一地的惊心动魄,让众多的诗人无从下笔……我众多的假设其实只是一种小人心境的自我安慰罢了,桐花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的不太能够引起诗人们的注意,即使眼角的余光落过,马上也被周遭的美景吸引住了。岁岁年年,桐花就这么灿烂地开着!

    站在桐花下,一阵风过,纷扬的花雨迷离了双眼。花朵与树之间,没有生离死别的忧怨,有的只是一种对生命的璨然、对人世的超脱。两旁一路穿行的桐树,此刻铺就了一条白色的花径。我迟迟的踅音,是否是个错误,虽没有“闲葬花魂”的那种情调,但面对这无瑕的花径,我又怎能忍心踩踏?我注定是个没有出息的人,对周遭的事物总是太感性地去看待,常对小花、小草生出一股莫名的感动。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透过一朵小花,一株小苗,有时候就感觉到了生命的坚强,原本空虚的心仿佛就充实了许多。眼前漫舞的五月雪,让我思维停顿。聆听虫声、鸟声、花落声,此时境地,最适合发呆了,桐荫下,脑子空灵,闲数光阴忘旧事,谁又能再循回原来的旧步?以前年少不更事,总觉得在自然的无限馈赠面前,最适合的是怀想。怀想徒添乱,现代人的脑子大多数充塞了太多的人权物欲,红灯绿酒超短裙早迷离了双眼,怀想似乎是太娇情了点!

    随微微的风,让脑子一点点浸润在桐花纯纯的白色中,让浊的心慢慢漂纯。满地白花堆积,含笑矣,对着花儿也不觉露出笑意,彼此心照不宣!我没有李义山写桐花的那种豪情,填一曲简短的《忆江南·桐花》,聊记今日事。

忆江南

春且住,看玉瘦香浓!花影已随白鹤去,无人向问也从容,沽酒笑东风!

 

                                                            丙戍年立夏前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