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午后的阳光留住脚步 品一杯热茶

 
 
 

日志

 
 

引用 运用生活修炼格调,假以激情创作生活(泽华原创)  

2009-06-22 22:4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蓝衣少年运用生活修炼格调,假以激情创作生活(泽华原创)

 

运用生活修炼格调,假以激情创作生活

 

大千世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状态迴异,当然催生出的结果也不同。有些人适合无忧无虑的奢华,有些人适合存在于文学与艺术里,而学宜正是这样的人。

具有诗人和艺术家气质的范学宜女士,适合用眼神、声音写诗的学宜,最适合唱文学的歌,为艺术创作而诞生。她在这两个领域里的“歌声”充满了表情恣意与生命律动,使不同的角色与不同的形象鲜活起来,跃然纸上,把作品中的情境与超越现实的格调表达的淋漓尽致,情感的描述与绘画的层次恰如其分。让听歌的人倾情感动,让看图者动心战栗。这正是艺术学宜的迷人之处,也正是她步入艺术殿堂后起手就达到的高度。

“夫騊駼骋远,必以四足之力;鸑鷟翔遐,莫非六翮之用也。是以圣人抚运、明主乘时,亦以杞梓之材,而为股肱之任。”(《两同书-得失第七》唐罗隐)

又一次相会是在寒冷的冬季北京XYZ画廊她结束媒体记者访问的下午,面色苍白但心情依然静寂地招呼我。得知她刚刚从上海结束商务活动,我开玩笑的说:“你可要注意身体,否则,真的会为艺术献身!”

和她的艺术事业志同道合者成国琴小姐又浏览了展厅新换上的作品,再次让我涌动出艺术品创作着艰辛与快乐生活的感慨。

一、           多桀而又散朗的童年生活

学宜的童年生长在东北亚的山区小镇,这片富饶的土地连绵起伏着大、小兴安岭;沃野千里的松嫩平原;气势磅礴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松花江等水域;风景秀丽的兴凯湖、镜泊湖、五大连池等高山堰塞湖,参天的松涛林海和绿草如茵的天然植被、牧场……勾勒出四季分明的绚丽景色。自然而又远古的原生态环境让她经历了虽然凄苦但又精神无比快乐生活。辍学,对于懵懂少女来说是多么难捱的漫长时光,她却默默地承受了这一切,周而复始的重叠着脚步丈量过山坡,草地,原野、森林;经历过春分,夏至,秋收,冬雪。

从一遍遍地寻觅母亲开始,培养了她秩序而规律的生活;一份份的思念,练就了她宽容而执著的性格。

我国都被的邻居就是俄罗斯远东广褒的土地,植被与生态极为相似,就像现代俄罗斯文学的翻译家说的那样:“俄罗斯文学和他们的土地一样,比较广阔。他们的创作主旨所考虑的不是一时一地,一个家庭的问题,而是整个民族、乃至人类的精神向往度。所以,俄罗斯文学传统的‘大’对中国文学有着较大的影响。”(草婴《品味俄罗斯文化》)

    学宜说:“从小伙伴都觉得我和他们不同,玩耍高兴时可能不会顾上想那么多,但是到了饭点,每当大人们呼喊着孩子各自回家的时候,伙伴们无一例外的迅速装作陌生、辟邪般的从我身边掠过。”所以,久而久之,也成就了她宠辱不惊、特立独行的性格。

二、多变而又专注的生活角色

当我们面对一个画家或着一幅成功的作品,着手去研究创作者美术创作过程中的思维活动时,遇到的第一个和最常见的公式是“美术是对世界的一种认识”。这是个古老的命题,其根本点在于美术究竟是怎样的认识,它以什么方式认识世界。对此,不同派系和不同时期的美学家、哲学家有着不同的回答。

德国十八世纪主观唯心主义哲学家约翰·哥特利勃·费希特用“remd”来表达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对立,他以“晕摇对俏摇”的能动创造作用解决了两者的统一。同时代的德国著名诗人、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剧作家,启蒙文学的代表人物约翰·克里斯托弗·弗里德里希·冯·席勒却将“remd”用于美学,还用了“eraussern”,一面描绘了主体在客观现实中“失去自身”的非自由状态,另一面在与自然的关系中发现一个外在的自我复得的美的形象。

真正的艺术作品,永远都是艺术家本人独特经历、思想、性格、理想的具体体现。学宜说:“当我经历过苦难多磨的生活,体会过人间最丑恶或最美好,最冷酷或最温暖的情感之后,我再也无法对人生和世界作冷眼旁观,于是,我必须用我的心,我的手,我的创作,来表现和歌颂人类最真实、最具体的善良和美好及人生的哲理,这就是我艺术创作和生活的全部”。

三、多样而有敏捷的艺术感知

“夫趣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学问者浅。当其为童子也,不知有趣,然无往而非趣也”,“年渐长,官渐高,品渐大,有身如梏,有心如棘,毛孔骨节俱为闻见知识所缚,入理愈深,然其去趣愈远矣。”(袁宏道《袁中郎随笔?会心集叙》)

在变革时期,不努力修炼自己的知识与信仰思辩,以风骨盈健为魂,以正气大象为格,突破学院派垄断和评判艺术作品优劣唯一标准的束缚,不跳出固步自封的表象圈子作派,没有凝重的人生体悟,没有直抒胸心的勇气和方式,没有深刻的思想,没有对美的存在价值、对艺术精神的追求与坚守,仅仅追求华丽的形式而忽略创新精神和现实感受;甚至媚俗与屈服,同市井风气与匠气文化合流,被遁世享乐、虚伪圆滑的创作观念与流行所牵引,以功利主义和邀宠心态来对待创作,必定坠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的境地。决然创作不出具有独特时代风貌和艺术个性的作品。

当今时代,要求自己民族的艺术家们能够站在成就了数千年文化辉煌后的新高度,去理解和感悟人生,担负起继往开来艺术的责任和重托。

作品艺术价值的高下,不在乎当前市场价位的高低,重要的是创作中切忌庸俗的、缺乏个性。优秀的艺术作品,特别是中国画艺术,除了尺幅之间精奇的布局、严谨的结构、清新的画面美感和笔墨技巧效果外,另一重要的因素是要看艺术家是否在创作过程中折射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精神审视。“真正的绘画要有‘心灵’,要有感受,要有感情,要表达。”这样的作品才经得起“品”,才是真正的“玩味之作” 。 也就是学宜在《老树新枝》中表露的“我习惯在草叶间去体会生命的悲欢离合” 。

那些坚持对正义、博爱、自由等文明主流价值的认同与体现、追求真善美的艺术家以及他们笔酣墨饱、凝炼苍劲、生气郁勃的史诗般的作品,犹如沙砾中的金子,将被我们的后代所珍视;而一切甜俗媚世、精神苍白、没有创新的作品或许通过各种方式会断续上扬,但都将在短暂年月里烟消云散,就像是江边的浮萍,被时间的流水冲刷得杳无踪影。

传统中国画上千年来,形成了一套固有的造型概念及程序,每个画家都有他自已的审美范畴和人生局限,要想在固守了数千年的传统文化框架下进行卓尔不群的突破谈何容易。法兰西浪漫主义学领袖维克多-雨果说过:“衡量伟大的唯一尺度是他的精神发展和道德水平。”贫瘠的思想之地永远长不出伟大的艺术之果,新时代的杰出的艺术创作者们,首先应该是对社会发展历史和现阶段时代的脉络进行极为认真的观察者和思考者,应该是社会善良和正义方阵中坚定的拥趸者和坚定分子。文化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培养人类高贵的、包含着真善美的文化品格。因而,绘画者多如牛毛、成者凤毛麟角,仅仅娴熟于骨法用笔、皴擦点染、墨分五色、取象造境及平、留、圆、重、变等技巧,顶多也只能成为高明的画匠。

艺术创作者和作品的不朽,在乎其内在的生命律动。不具备内蕴深邃的文化、思想精神,不能满怀善良、纯真和悲悯,不重视画品和人格的修炼,艺术境界是不会高的,是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名家大师的!

艺术品创作者的生活经历,个性养成,眼睛与神态都是渲泄艺术感知的途径,最终体现在作品上。从古到今,艺术创作者莫不经过沉浮跌宕的生活经历,也没有一位停止过对艺术的探索、感悟和理解。“顾恺之每食甘蔗,恒自尾至本,人或怪之。云:‘渐入佳境’。”(《晋书·顾恺之传》)北宋开宝寺为僧的巨然 ,南宋“青绿巧整”的山水画大家赵伯驹等建树卓著的大家们莫不如此……。只有经历了苦难颠沛,才能悟出生活的营养,才能尊重生命并通过作品来张扬其艺术的个性。

"凡画,人最难。"(《论画》东晋-顾恺之),古代中国画唐代的张彦远在他的《历代名画记》中最早提出把中国画分为六门,即:“人物、屋宇、山水、鞍马、鬼神、花鸟” 等。到了北宋,《宣和画谱》又将中国画分为“道释、人物、宫室、番族、龙鱼、山水、畜兽、花鸟、墨竹、蔬菜” 等十门。今天,按照创作和科学的进步,中国画种演变主要有:“人物、山水、花鸟和界画”四种。“人物画”的分支人物描绘是最难的,“人物画”要创造自然和谐的意境,“花鸟画”讲求的是古法而生发情趣,“人物画”则讲求传神。艺术品创作者必须把自己在生活经历中所感、所思的人物形象、环境意象等形之于笔墨,创造出“妙在神韵、天人合一”的艺术形象,的确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

北宋初期代表山水画成就的首推李成和范宽,他们继承了荆浩水墨山水画传统,表现北方雄浑壮阔的自然山水,与关仝被认为是山水画家“三家鼎峙,百代标程”的大师,继者有王士元、王瑞、燕文贵、许道宁、高克明、李宗成、丘纳,但在具体的创作上,技法与灵动的内涵却又以各自的特性而超越了前人。郭熙父子总结的《林泉高致》是山水画理论的重要著作。南宋李唐、刘松年和马远、夏圭合称为南宋四大山水画家(《中国美术百科全书-宋代部分》中国美术出版社)。

学宜是位优秀的艺术品创作者。与学宜的几次交往和关于艺术创作,生活经历,时下艺术思潮与走向,甚至经营管理的理念的叙述她都独辟蹊径,其大朴不雕的风采让人难忘。

视觉的艺术主要靠造型产生独到的效果,形式美永远是绘画的主要语言。美感既是可感知的,便必须具备感情内涵,创作者的欢乐、抑郁、孤独的心态必然流露其中。在油画风景和中国山水画中都可识别其画中诗、画中情。只是在油画中,创作者们大多专注于美感创造;而山水画的创作者不少是文人,有意寓诗情于画中。所以蔡元培归纳说:“西洋画近建筑,中国画近文学。绘画首先是文化,人看风景、看山水,个人的视角千变万化,其深层的原因是文化差异”。

学宜的故乡位于东北亚的崇山峻岭中。在这片华夏东三省数十万平方公里北国黑土地的范围内,从古到今,诞生了大批艺术家,如古代翰林王秉兰、现代雕塑家关玉璋等。高纬度居民面对生存环境和生活氛围所养成那厚拙又不乏灵气、耿直又善于变革的民风、民俗和吃苦耐劳的秉性。

所以,古人在中国画创作中列出“人品高—气韵高—笔墨致”的逻辑关系,中国画是中国艺术品创作者人格的写照,与艺术品创作者的格致气度互为表里。学宜就是其中的代表。她有诗云:“旧日的时光在那里停泊”,“没有风声我如何播种”,由诗便可知其追求。澄明的心境如高山之羚羊俯瞰草原,像沙渚之雁不计去留,似海边礁石宠辱不觉。

人毕竟也有“累”时,学宜却崇尚“随风而来没有悲伤”的境界,意远心高,其赋予情感色彩的画作自然动人心魄。学宜笔下的树木花卉和山石水洼是其心灵的写照,是超拔尘俗、翱翔于云天的伟岸情怀。不间断的自然与中外修养使学宜和一般艺术品拉开了距离。或许是从小受学校教育的不足,成年的她酷爱读书,除了必修的中国传统绘画的论著外,从拜伦、雪莱到泰戈尔、到俄罗斯文学大师们的作品: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父与子》、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复活》、《战争与和平》、尔加科夫《大师和玛格丽特》、《普希金经典抒情诗》等都是她涉猎的范围。其中近代爱尔兰剧作家、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的诗集最贴近她的感受!凡是能搜集到的均仔细阅读,而且每读必有心得,谈话中她给我们背咏了《 走进莎莉花园 》片段: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走进莎莉花园

    My love and I did meet

   我和我的爱人相遇

   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她穿越莎莉花园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踏著雪白的纤足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她请我轻柔的对待这份情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像依偎在树上的群叶

   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

   但我是如此年轻而无知

   With her did not agree

      不曾细听她的心声”。

读书是读书人的基本素质,是文化人(包括艺术家)的生活常态,似乎不须多论。学宜对中国画、中国书法、中国古典与现代文学都有很好的修养,谈话中她阐述了自己的艺术见地,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话虽不多,但句句要害。学宜融学识于艺术实践,常有独特心得。中国画的笔墨“向有文野之分,相去正不可以道里计”,粗看是技法问题,实质上是艺术品创作者整体素质的体现。她的许多见解有着重要的理论教育意义,道出了中国画艺术的文化品格。如果再给学宜20年时间,她将会创造出一个水墨绘画的高峰。

学宜的花卉画在题材选取上极具个性。她喜欢画的花卉大约有四五十种,如玫瑰、紫鸢、马莲、兰草、虞美人、扶桑、向日葵、紫丁香、芍药、菊花等,几乎全是野花。而紫色是她的最爱。生长在东北地区沼泽边缘的鸢尾花是她深爱着的一种,颜色为深紫色。她为了突出带有飘逸感的花朵,删繁就简,有意将长而繁多的叶子加工为疏密有致的短小状;画面洋溢着令人赏心悦目的质朴与美丽。

作品《让我用爱爱到有去无回,让我用一生去恨很到心静如水》阐述了花从蓓蕾到绽放的生活哲理。

画如其人。“鲍照、江淹,古之狷者也,其文急以怨;吴筠、孔珪,古之狂者也,其文怪以怒。……”(《续六经》隋末-王公达)。学宜为人淳厚耿介,不孤傲乘巧。学宜的画落笔沉厚,无一丝轻浮,用中锋慢慢去写,象钝刀刻石,响遏流云;又象农夫耕种,深厚见底。正因如此,她每件作品都中气十足。

油画作品《 童年与故乡 》表现她难忘的童年、家庭、短暂的学校识字课和无虑而又艰辛漫长生活,以及东北亚的淳朴大自然,那儿的小动物、山野丛林、简朴而粗野的农村生活,就这样永远地属于她。

这些记录童年生活的忆想式的系列作品,永远属于她的心灵世界,我想它们应该是晶莹的、活跃的、宽广的。是露珠,更是在林间、田野穿梭的风。

《送你一朵浪漫》、《太阳底下无心事》表达了创作者心底的期盼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

人物内心世界的表达,要付诸于笔墨,要用中国画特有的艺术语言来表现。如何用准确恰当的艺术语言表现生动的艺术形象。从作品中感受到学宜对“线”的审美探索和追求。历代的艺术品创造中,它的表现力获得了高度的发展。学宜在创作中,非常注意线条的书写性,强调用笔,通过线的强弱曲直,长短粗细等变化表现人物、质感和动势等复杂的关系来构成完整的形象。这些作品看似不经意地描绘,其在造型技法上讲求有笔,有墨,把笔法和墨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用笔变化中,运用线、皴、擦、点,染等笔法,表现有骨有肉的艺术形象。

如作品《 只是一个小姑娘 》阐释:“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在梦的轻波里依洄”(《风吹的方向》近代中国浪漫主义诗人,新月派代表人物徐志摩)。

学宜的画情感沉静、真挚,画面简洁流畅,从不拖泥带水。一如其人,对生活体察透辟,角色多变,处事干练。宁静恬淡是艺术创作者们所孜孜追求的境界。学宜正值盛年,我们还无法预测她这种艺术探索的结果。但在中国经历辉煌传统文化艺术顶峰后的苦恼,折磨着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从传统文人画角度讲,我想,不必刻意去追求极端。凭着对艺术的理解和不间断的素养的锤炼,就这样画下去。因为,艺术创作是人格的忠实记录。

艺术家必须深思,像一个行走在泥泞道路上惶然直行的苦吟诗人,用真诚去触摸灵魂,在风云变幻的天空底下,追问着生命的意义与价值。

四、多产而执著的艺术家

摹仿在西方美学史和美术史上的影响巨大,它不但有力促进了古希腊写实艺术的发展,而且直接影响到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的美学理论和美术创作实践。文艺复兴时期的美术家就以“师法自然”为自己的认识方法,努力研究美术摹仿自然的规律。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杰出画家,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最完美的代表列奥纳多·达芬奇就坚持美术对世界的认识就是摹仿,认为自然是美术家认识的源泉。他说:“绘画是自然界一切可见事物的唯一摹仿者……是自然的女儿,因为它是从自然产生的。”“画家的心应像镜子一样,将自身转化为对象的颜色,并且如数摄进摆在面前的一切物体的形象,应当晓得,假如你不是一个能够用艺术再现自然形态的多才多艺术能手,也就不是一个高明的画家。”

真正的艺术家是悲悯的,对世间的苦难怀有同情。……坚守艺术的道德底线、正义的边缘,并始终真挚地关注着人类的命运。艺术创作的一种最高境界是表现悲剧性之美感;是艺术品创作者自己的生命,灵魂,良知对真、善、美最真诚的祭奠! 

艺术品创作者的生命是以具有人格精神的作品为标志的,其是否具备生命的广度和灵魂的深度,也决定着这个艺术品创作者画品的高低。

已故香港词作家黄霑说过:“对作词人来说,一件作品出名可能是偶然,两件作品出名也可能是偶然,但是当第三件、更多件作品被大家承认的时候,就是一种必然。必然的背后就是词人本身所蕴含的能量”。对学宜来说,早在本世纪初就有诗集《童年河》问世出版。近年又为当今第五代导演冯小刚的重头影视作品《夜宴》主题歌:《我用所有报答爱》以及电视剧《梦回清河》,《片警》,《家事》,《永不低头的向日葵》创作歌词已然让人妒忌,更何况如此成功的华丽转身侧步于艺术品的创作和文化公司、商贸公司的经营拓展上,这每件事都可以成为某个人事业的领域来自她嬴弱的身躯所迸发出的如此能量,而又如此的游刃有余,的确让人匪夷所思。

“不经历忧愁,便不知何谓忧愁,

不遭受苦难,便不懂何谓苦难;

逆境,指出一条光明大路

通往真正的判断力;

苦难,用他微妙的指尖,

告诉我们孰是孰非;

而沉浸在幸福和好运中的人,

却往往不能看清事情的真面目。”

让我们用近代英国作家,《鲁滨逊漂流记》的作者丹尼尔?笛福的诗歌《忧愁》结束这场轻快短暂的艺术之旅。

 参考书目:

 

泽华2008-12-8初稿于京城寓

12-9修改于朝阳写字间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