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午后的阳光留住脚步 品一杯热茶

 
 
 

日志

 
 

引用 指顾之间,我若拈花,何人微笑?【原】  

2007-11-10 16:1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夏天深了指顾之间,我若拈花,何人微笑?【原】

 光阴荏苒,韶光最贱,良辰美景,人无奈何,白驹过隙,须臾万变。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细数流年,廿卅光华,忽而春秋,俯仰之间,朝水东流,暮日西沉。昔我往矣,年少轻狂,今我来思,忽如一梦,年矢每催,曦晖朗曜。

 

当面对时间的流逝,面对生命的老去,人类的情感是永远忧郁而伤感的。从老庄屈宋到子瞻靖节,从维吉尔到泰戈尔,那一个不是唱着生命流逝之歌从远古走到了今天?

 

时间是一个轻狂少年,桀骜不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们在他的面前只是一个宿命的孩子,安静而脆弱。当我躺在历史的胸膛,慢慢长大,又渐渐老去,他的第一颗眼泪才刚刚滑过我的嘴唇,历史太年轻,而我太老。

 

海子也曾经吟唱时间的流淌和历史的沧桑,他说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太老。就在昨天我还是一个狩猎饮血,守护火种的幼童,而今天我们已然是一个白发耄耋,垂垂老者,生活在现代。

 

生命过的太快,生命太容易消失,所以关于永恒、关于永远的追求也才成为人类无所不在的生之忧郁。因而生命是忧郁的,因其美好却短暂而忧郁,因其丰盈而易碎而忧郁。杜拉斯的一句“我已经老了”,悸动了多少隐藏着忧郁的灵魂?

 

而生命的路,我们不能不走。即便有种种的不虞、即便有太多的意外,即便对于明天,我们只能怀着忐忑去幻想,怀着无可奈何去安之若命。这是一种关乎灵魂本质的承受,每个人短暂的生命便在这样的承受里写满诗句。盈满,如一杯醇酒。

 

无论是巴尔扎克的“我粉碎一切障碍”,抑或是卡夫卡的“一切障碍粉碎我”,无论是萨特的“世界荒谬、人生痛苦、他人地狱”,抑或是叔本华的“人生痛苦、生存虚无、灵魂不死”,无论是维吉尔的“理性光辉”,抑或是泰戈尔的“人生的亲证、爱的亲证、行动的亲证”,无不充满了灵魂内在与外在的深刻思考。

 

而这就是承受,或者说,承受就是生命。失望如萨特、叔本华,积极如维吉尔、泰戈尔,他们灵魂深处始终摆不脱对流逝着的生命意义的诉求,或者走向虚无悲观,或者走向坚强冷峻。由此,老庄之“绝圣弃智”和“鲲鹏图南”也毫无疑问是关于生命的一曲彻底的悲歌,何其绝望、何其哀伤!

 

生之忧郁,无所不在,韶华易逝,无可奈何。一颗心枉自左顾右盼,纵然老了红颜、断了朱弦、横了青眼,纵然失掉聪、失掉明、失掉语言,我们何曾留住半点流逝,唯留有记忆供人凭吊。可诗人却说,世间种种,终必成空!

 

也因此,人类都拥有了一颗易感的心脏。时间的河流何其漫长,人生之路又何其短促,唯有一颗心装满人世间种种情愫。也正因了这样的盈满,使得心灵与心灵之间拥有着同样的生命喟叹,却彼此遥遥相望,陌生而矜持。飞鸟集里说“我梦见我们彼此陌生,醒来后才发现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一颗心何以如此悲泣,我们的心灵若不相通,又何言读懂?

 

若心灵之间无法懂得,那生命之“承受”又是为了谁?为了时间这个轻狂少年,抑或是为了生命流逝的本身?“乘桴浮于海”的孔丘,“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心相知”的三闾,“车迹所穷,辄痛哭而返”阮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陈子昂,“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李义山,“散发弄扁舟”的李太白,“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因美酒横”的黄鲁直……这些诗,这些人,哪个一不是为着无所不在的生之忧郁!

 

既如此,不妨坦然的笑对,不妨悠然的走过。千年万年之间,千人万人之中,指顾一瞬,终我一生,我若拈花,何人微笑?

引用 指顾之间,我若拈花,何人微笑?【原】 - 幽幽 - 幽幽的博客(图为黄庭坚的书法)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